嘉宾演讲>

付志勇副教授/iCenter主任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系

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在这里有这样一个分享,谢谢各位老师邀请,能够遇到这么多行业的专家,以往来北师大讲创客教育,今天很高兴来讲讲我的专业。

我本身和心理学或者这方面的交集,像98年的时候,在日本驻科大学做的一个项目,感谢中学,通过英特网去连接一个在现场的机器人,然后了解人的审美的取向,这是比较早的一个对于人的感性认知有关的研究。但是后来相对来讲比较早,但并没有去持续。2008年的时候,我在卡内基梅隆学院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对刚才刘教授说的一些事情很有感触,当时做这些事情真的是非常不容易。从那边学了很多交互设计、服务设计,跨领域合作,比如机器人和计算机、商学院、设计学院来进行创新。回来以后在设计系建立设计心理学硕士生和设计心理学本科生的课程。

清华也有心理系,跟刘老师有很大的交集,大家都觉得北师大的UX项目做得非常好,而且跟行业需求有非常大的连接。

我们是基于LIVIINGBAB模式的城市体验研究,希望跟这个行业感兴趣的学者和专家进行合作研究。现在不是物理的世界,信息技术的发展给大家带来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各学科、各种维度都加入到智慧城市建设当中,无论是物联网还是数据的联网以及人的连接,都构成了这样智慧城市或者是未来城市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

在整个研究中为什么会发现城市这样一个领域?因为它足够大,有空间有环境有人活动有数据,无论是它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它的日常公共服务,还是这里面的生活,无论是交通,比如说安全,比如说医疗或者是教育等等,都是在城市的环境中发生的,所以我们有机会去探索更大的一个领域。

这是国外的一个关于校园的研究。它把校园方方面面,比如说校园的能源,它的水的处理,教育、学习、生活环境都作为一个实验室,让学生参与进去,成为一种新的研究方式。这样一种研究,在清华也在做,就是把学校校园作为一个研究平台来进行这种研究,让学生参与其中。

我们希望探讨一件事情,设计作为一个跨学科的概念、技术、社会科学跟科技、跟商业有关,那么通过LIVING LAB如何探索市民、社群、城市这个层面做研究。我们的基本理念是城市作为一个生活实验室,作为应用创新的实验室。这个概念是在威廉MITchell提出来的,是提供一种在不断变化真实生活情境中进行体验、原形设计、验证并不断优化复杂解决方案的平台。

比较传统的实验室,在环境方面,生活实验室是开放的环境,生产者和消费者是在一起,参与式的。服务体验,产品输出更强调体验。

在它构建生活实验室的时候一些原则比如说是可持续性,城市的问题或者生活中的问题需要不断的迭代,这个和互联网思维相似。

另外是开放,因为用户参与、专家参与让它变成一个平台,我要在真实环境当中进行相关研究,到一个真实的场景当中去做研究,用户参与是一种新的创新的模式,而且能够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

在生活实验室当中有一些基本构成要素,比如说基础设施、真实生活环境、方法和工具,实验的用户群、相关的专家、产品投资商等等构成了生活实验室。

我们跟国外的一个老师研究智慧城市的一个方向,主要是希望透过我们的一些研究将城市和媒体能够很好的结合。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更关注的是社会媒体,线上线下结合之后,在城市方面做了这样的区分,比如有城市操作界面、城市感知、公共服务管理、城市移动,最后是探索更好的城市生活方式。

在模型方式方面,把体验设计的方法作为一个核心,同时关注在人、媒介、技术与城市之间如何去整合创新新的方法。

在学科方面,比如说我们都知道,城市设计关注的是一个场所和环境,如何去塑造一个物理的环境。那么交互设计关注的是活动,关注的是人的行为。服务设计是不同的组织不同的利益相关人,如何去策划和组织,如何把不同的学科组织起来,从而构建出一个新的方向。

当我们去做这样的一个设计的时候,很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一个方法一个过程。所以这里面结合我们的一些研究包括设计思维,我们归纳了这样一种方法,首先我要去探究在这个智慧城市领域,我会有不同的工具的使用,比如说像路线图等等。第二个整合,把不同的利益相关人的资源进行整合,包括商业计划各种方法。

在立标和输出上面,我们要输出我们建设的方向。

共同创意,进一步实施然后进行评价,这样一套设计思维结合的方法,是帮助我们来进行相关的设计工作.g如果我这是一个平台,如何去组织和构建这样的活动,同样的流程,我们可以看到下边有的时候做一些现场调研,我们会做工作坊、圆桌会议,会有一些长期短期的研究,甚至最后的一些孵化等等。同时,有不同的人的参与,我们说的不同的专家与相关人的参与。

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做城市规划领域,我是一个IT构建城市基础设施,对于设计学科的人来讲,有非常多的层面我们可以参与研究,我们在做大栅栏这边的研究分为基础设施层、活动层。现在在城市体验方面会有一些新的词汇帮助我们做一些新的创新思考和发生潜在的机会。

关于城市体验,这方面的定义很少,这边有一个相对来讲比较成熟的定义,个人与城市、环境、社群服务进行物理、数字互动方式是前提感知。大家去看UX的定义,基本上跟这个定义是差不多,城市体验包括物理设施、体验、数据与我们交往的城市之间如何建立这样的一种体验。

在这个研究过程中,我们在市民层面用了一些人类学的方法,在城市方面我们希望用大数据跟穿戴设备相关的,输入是原型,输出是城市也可能相关的服务,最后产生城市社会影响力和变革力,最后是一个人本的城市,以人为中心的城市。

工具方面,帮助我们更好思考在城市上做创新。

一些城市观察的工具,可以方便学生去用这样一套工具进行相关的城市方面的调研。

文化探针,这是人类学的方法,我们也尝试用的比如VR设备去收集一些新的数据和资料。

接下来分享几个案例,分别是在人文科技、线上线下这些角度去做的一些相关的研究。

第一个是Mind Flow,这是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合作的,我们做情感认知方面的研究, 借助线上的微博,看到所谓的正向的一个信息和负面的信息,我们分别对每个城市进行统计,最后根据不同的领域我们呈现出来关于这个城市市民情感化的因素,最后你也可以去看,去检索为什么这个城市的心理这么不好,原因是什么?透过微博来呈现。这是一个关注在信息层面的一个研究。

2014年,我们搭建了智慧城市的平台,我们尝试用生活实验室的方法做城市有关的研究,跟我们合作是斯坦福城市研究,我们借助生活工作坊这样的方法做城市体验的研究,用服务学习,真实到社群当中了解用户需求甚至思维、调研一些反思和讲故事的方法。

我们所涉及的领域包含城市理性性、绿色交通、能源、食品、文化保护、电瓶车、自行车等等,不同的领域通过调研提出来对这些领域的认知,不仅通过后面十周的时间来完成远程的合作。在这个当中,其实搭建环境既是一个去探讨去沟通的一个环境,也是一个中间绿色智能花盆,我们进行长期的监测,也包括室内空气PM2.5的检测,通过网络发给不同的家庭进行数据收集,最后有信息的呈现,最后构建了一个针对城市这样一个体验,不同领域跨学科的一个研究的一种新方法和平台。

同样我们一直和创新性的机构合作,这是英特尔支持的做大栅栏方面的改造,跟设计有关和思维有关的方法。我们做了大栅栏热力图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人流变化,大量人流从天安门从故宫到达大栅栏地区,同时它的人群聚集主要在商业街部分。我们做这样研究的目的,是想了解它的定位和真实被用户使用或者是被游客来的时候,他有什么不同。我们会发现每周的时间,人流的聚集是差不多的,我们发现一天的时间当中,12点、1点是人最多的时候,晚上6、7点这是人最多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研究以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大栅栏本身把自己作为一个文化保护的地方,但实际上更多的人去它那吃饭,中午饭和晚饭,根本没有当作文化场所去体验或者参与。在我们做定位研究的时候,我们根据它的社区的形态,去定位一个新的人群,就会促进市民当中的本地人的亲子互动。用更多的活动来带动更多市民的参与。

所以新的设计围绕我们所做的研究来进行实现,包括如何去吸引大家到这边来,然后通过线上的方式去发布信息,接下来,来了以后,比如这是一个手工工作坊,如何做手工玩具,这个东西本身承载的文化信息是什么?通过社交的手段,最后和这个地方有更好的链接,这是体验之环一个完整体现。

最后,这是我们今年暑期做的项目,有150多个来自全球各大小学,他们有不同的背景,我们尝试,如何让不同背景的学生有机会有能力来去参与到城市UX体验当中,所以我们给他们非常多的工具和方法,基本上让他们选择不同城市不同的线路,里面有不同的主题,博物馆、画廊等等,通过他的参访给他非常多的任务,这是在故宫,我们用了一个VR相机拍全景视频和照片。我们教他们如何用设计思维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最后用各种手段去呈现设计的构思。这些学生来之前完全没有设计方面的背景,通过这样一套方法教他们做这样的很好设计的创意和研究。

在这样的领域当中,希望各个不同背景的专家,无论设计师、工程师甚至企业家、社会心理学家共同参与到设计当中。在整个这样一个生态当中,生活实验室更多关注在需求方面,这个研究在我们隔壁北邮的一位老师做过关注老年人方面,我们更好定义在用户需求,并且借助于新的数据和传感器这种新技术来做这方面的研究。

后边是孵化,我有一个好的想法,把它孵化出来,我们建了一个全球最大的创客实验室,把任何你想做的东西做出来。我们现在做的是中间,一个设计中心或者设计平台,我们把需求转变成一个产品或者一个服务,进行原型制作,最后孵化出来,清华在这些领域都有非常多的资源,我们希望把这样一个领域通过设穿起来,有新的平台展现给大家。

这是我们借助一些经用做的一些设计,我们帮助企业VR的开发,包括VR眼镜,如何在VR环境当中进行眼睛的捕捉等等。

这是一个新的创新创业辅助创业,这是机器人、智能交通,这样新的方法对他们产生更好的支持,更进一步在企业政府和我们的研究机构之间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将我们的研究方法更好去回馈给社会,更好解决相关的一些问题。

最后城市也可以作为一个生活实验室,可以促进共同价值的创造,共同生产,协同合作、协同创新。就是这样,谢谢大家!